无声息的歌唱 / 星云大师

RM44.10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数量 组合数量
加入追踪清单
一次最大商品购买数量限制为 99999
该数量不适用,请填入有效的数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货不足,未能加入购物车

您所填写的商品数量超过库存

每笔订单限购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件

现库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购买,请联络我们。
加入追踪清单

商品描述

作者序


我写物语的话

  ……记得那是在一九四六年的春天,我无意中用物语的口气写过一篇〈钞票的话〉刊登在镇江《新江苏报》的副刊上,大概因为文学的意义是在表情达意,而这样写法,更能够生动的把情意表达出来,因此,我起初虽没有受谁的启示,但我觉得这样写法没有错。

  这裡所收集的二十篇“物语”,都曾在杂志上发表过的,发表过了本来不一定急急的出什么集子,但是,说来真非常令人感动:当我“物语”还只写到第十四篇的时候,喜事天上来,我最敬仰的慈航老人托人带了一笔款子给我,记得老人信上这样向我说:“你的‘物语’还要继续写吗?我先送给你一些钱把它赶快出版吧!”

  像我这样两袖清风的一个青年僧,在这样的年头,从来就不敢打什么出书的妄想,然而这位老人家的慈悲,他能关心到这些微末的地方,叫我又怎么能辜负这位老人的一片好意呢?所以我在出版了《普门品讲话》之后,还能有这本小书和读者见面。……

  我回忆起当初开始写第一篇物语,是我正给一位老和尚叫我替他看守山林的时候,出家人不能离开了生活中食住的需要,在这种流浪逃亡的日子中,我不得不向生活低头,为了一宿三餐,我就开始廉价的出售青春与劳力。

  我那时,每天山上山下,出没在森林中,像一个猎者,时时注意山中的动静。猎者的对象是獐猫鹿兔,我的责任则是注意偷伐树木的歹人。这些工作,在佛教中除了换取一句虚而不实的讚誉“发心”之外,没有别的报酬。这样,日复一日,我开始为不停留的时光与逝去的年华感到恐慌!那一个青年的生命裡不充满了光热?那一个青年对未来没有美丽的希望?我想到我不能让宝贵的青春与生命无谓的虚度,我该在人生的旅途上留下一点痕迹,因此,我就在那只能容身一人的草棚中,覆在乱草堆旁写成第一篇物语──大钟。
我在写“物语”的期中,当然收到过不少令人兴奋的鼓励,但也听到过善意的批评。当我写到物语之八〈香炉〉的时候,内中有所谓十大愿文,因此,反对的声浪,就从那些我所斥为顽固伪装的人群裡向我打来。

  他们说:学佛的人不该咒诅人死,甚至有人说物语都是写的佛教中的内幕,不应该给教外的人知道。我对于“学佛的人不应该咒诅人死”这句话,在某一方面当然我是不否认这句话是对的,好像那些修阿罗汉果的人,即使有人用刀来杀他,他除了引颈就戮以外,决不愿还手。但如果以整个众生幸福为对象的大乘菩萨,他也许亲自拿起刀来去杀死几个魔鬼,让大众和静安宁的生活下去,这本不可用一面的眼光来相看的。而且,“物语”的体裁不是那些板起面孔来说教的八股文章,也可以说它是文艺的创作。文艺的意义是反映现实,对善的加以歌颂、播扬;对恶的施以指摘、咒诅。

  一个对文学有爱好的人,先天注定他是一个必然的独立人物,他必须用他独立的头脑来思考,他必需用他独立的眼睛来观察,他必须用他独立的心灵来感应!不然的话,他不是鹦鹉,就是一架留声机!文学不是那一个人要说的话,而是大家要说的话。我们即使说:站在宗教的立场,摆出道学的态度,还是说些和善的话好;但佛教中,除了那些麻木不仁的教徒以外,凡是一个关心佛教,对佛教具有抱负和热忱的人,那一个没有这种心理?文艺的价值就是敢于刻划大众想要说的话,而不是阻碍佛教的新生。还希望佛教长老不要多心才好。我虽造了口业,咒诅人死,将来即使我如何不幸,只要佛教真能中兴,我也是甘愿遭受这个果报的。

  同样的话,在别人能有不同的看法,当我又听到说有一位法师在开大座讲经的时候,把这十大愿特别提出来讲解说明,并致讚扬,说这是充份的洋溢了爱教的热情,我知道这佛教中真正的大德长者,毕竟还是多的。……

  其次,有人说“物语”的内容是佛教的内幕,不应该公诸于外人,这些话也很令我大惑不解。佛教又不是政治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内幕,真正的佛教,唯恐别人不知道,知道倒也好办了。在我写“物语”的初愿,只想把什么是佛教,什么不是佛教分辨清楚。因为正与邪、好与坏、是与非,现在佛教再也不能不把它算清楚了。
我在写“物语”的期中,很多人以为我和他故意为难,化缘的人以为我写〈缘簿的话〉是对付他的,做经忏的师父也以为我很多话是和他们为难。关于这一点,我不能不说这些人太过敏了。

  在“物语”中,我不会把那一个人的话,那一个人的事,写进我的文章裡来;不过,在我的文章中,所叙的一些事、一些话,的确是有人这样做和这样说啊!

  化缘为大众做福利事业不是不好,而是化缘完全为个人的福乐打算,总嫌太自私了;做经忏也不是不能做,而是不依法做实在有失佛教的面子。佛教到了今天,这些问题应该到了摊牌的阶段。佛教的事业,大家借著佛教的招牌,当作自己谋取生活的道路,“寄佛偷生”,“贩卖如来”,说来是够伤心的!

  我写“物语”的本怀,就是希望我们佛教徒革除这些陋习,不过,我知道这是我太大的奢望了。不过,据我所知,确有不少人看了“物语”而认识了很多的是与非。看了“物语”而认识佛教、同情佛教,甚至信仰了佛教。

  现在“物语”定名为《无声息的歌唱》出版了,略说一点因缘如上。佛教裡常见到的东西本来不止这二十个名目,等到将来有时间,还想再补写十篇或二十篇。我要想把整个的佛教,用很少的文字,替它留下一个缩影,这样是否得当,还希望读者给我指教!

星云  一九五三年六月台北

作者:星云大师
出版社:香海文化事业有限公司
出版日期:2010/08/09
ISBN:9789866458194
文字:繁体
页数:256

送货及付款方式

送货方式

  • Singapore - Teleport
  • East Malaysia - EasyParcel
  • 自行领取
  • West Malaysia - EasyParcel

付款方式

  • 信用卡
  • FPX (SL Payments)

用户评分

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no_review' | translate}}